《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2021.03.24 - 肥罗大电影

虽然让老温活过来需要另外的价钱,但追剧女孩们为了这个“永生”的结局破费得心甘情愿,用一个观众的话说:就当随份子钱了。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直到《山河令》大结局结束,剧集的豆瓣评分依然保持在8.6分的高位,打分人数已经达到29.6万。尽管用彩蛋将结局强行改写,但显然并未影响到剧集的热度和评分。而这个《山河令》的大结局,显然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相较于《皓衣行》《杀破狼》《张公案》等从选角到开拍都饱受关注的项目,《山河令》无论是体量还是主演阵容,都是这些已经开机或杀青的同类剧中声势较弱的一部,因此开播前并没有受到过多正面关注,甚至还被众多营销号质疑碰瓷另一部同类型网剧,然而随着剧集首播,一天过后,舆论导向了不同的方向。

在豆瓣、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中, “磕到了”“比想象好得多”等正面评论扑面而来,豆瓣8.2、知乎8.6的开分首先令许多观众大吃一惊,接下来舆情发展更令许多一开始不看好该剧的业界人士、营销号和观众大跌眼镜,剧集不仅稳定保持在全网播放热度前三,豆瓣评分更一路涨到8.6,并一直保持到了大结局。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在该剧出乎意料大爆之初,有许多评论认为,《山河令》之所以能在制作投入、主演阵容等“硬件”不足的条件下成为黑马,靠的是剧集 “骚话连篇”、甚至连唇语都能磕,满足了一部分女性受众的心。

但如果一直追到大结局就会发现,该剧破圈逻辑并不止于此。

山河不远,武侠犹在。

一部被誉为“国风新武侠”的标杆之作出圈的背后,其实是大众对于“新式武侠”的追捧。而这才是其迅速完成逆袭并将胜势保持到终场的根本原因。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但值得一提的是,类似《侠探简不知》《少年游之一寸相思》等新IP改编的豆瓣8分级别的武侠作品尽管取得了与《山河令》同等级的口碑,甚至连“再现武侠魂、重视剧作、制作良心”等评价都似曾相识,但远没能达到破圈的量级,更未能受到年轻一代受众的集体追捧。

那为什么《山河令》爆到了最后?

“永生”:被改写的大结局

与其说这是个永生的大结局,不如说是令阿温重生的大结局。

这正是资本时代带来的截然不同的观剧体验:老温阿絮本无缘,最后全靠我花钱。

一个彩蛋,就让用以命换命的法子,将六合心法传给了阿絮的老温活了过来。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导演生怕观众一口咬定这个大结局是模仿《隐秘》,搞出个假的永生,还特地安排了现场观众观礼,观礼还不够,还让现场观众看着在云端过招的两人念念有词:这两个人都打了几年了。

这下为了彩蛋花钱的观众应该彻底放心了:老温是真的没让阿絮一个人孤独终老。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实际上这个结局从逻辑上也完全解释得通:从头到尾老温传功会死,都是叶白衣说出来的,但上一个传功给老叶的人都能寿终正寝,凭什么让老温死?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在赵氏义庄,两人共同对抗铜墙铁壁般的药人,互为后背,死里逃生。大结局不过是故技重施罢了。

真要说令人痛心的,还是阿湘和曹蔚宁都被那个该死的莫怀阳害死了。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好在老温帮他妹妹报了仇,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阿絮的徒弟张成岭和小怜成亲了,还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叫念湘。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结尾是:全剧的开端是“夺宝”——人人都想要争夺五块琉璃甲,才引起江湖大乱。当时编剧就借主角之口,说出了“夺宝”本身的荒诞性。

没想到看到大结局才知道这场夺宝是有多荒谬:根本没什么宝藏,有的只是武库里的粮食。这个江湖不是很好笑吗?如果毒蛇赵敬能坚持到进武库,估计也要当场气绝身亡了。

这也再次验证了《山河令》看似是在写江湖斗争,其实始终是在写人心。而人心是永不过时的。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而这个荒诞过后很甜,甜完了又很虐,虐完了花钱一看彩蛋又很爽,爽完了又怅然若失的大结局,当然配得上这部年度爆款武侠剧。

逆袭:好磕的CP新武侠

回到剧集首播的2月22日,《山河令》上线当晚,舆论评价其实是是秽语参半的,正面声量不少,但并未形成如今的压倒性优势。质疑剧集制作简陋、双男主演技差等声音并不少见。但上述吐槽主要集中于交代背景的第一集。

从第一集最后部分双男主相遇开始,持续高能的剧情和高饱和度的人物塑造开始令舆论风向快速逆转。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从舆论热评来看,美誉度话题度最高的首先是两位男主的表演。张哲瀚“易容”后乞丐的邋遢形象十分到位,对周子舒洒脱通透与心怀悲悯兼具的气质拿捏的恰到好处。

而被网民调侃 “二次下海”的龚俊则被评价演技突飞猛进,过去被批木头演技的龚俊,被认为该剧中的演技简直就像开了挂一样,虽说有玩笑的成分在,但正确的选角对角色和演员本身的加成效果明显。

龚俊演出了温客行身上那股天真的残忍,一方面具有鬼谷谷主的杀伐狠绝,另一方面面对知己却很柔软,每次被吐槽是大善人还是会帮忙。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随着剧集播出,该剧的场景、运镜、武打动作的设计等方面,开始被追捧的观众称为武侠剧之光。热评普遍认为虽然 “剧组看起来很穷“,所有演员的服化道看起来都不是很精美,但却凭借有限预算拍出了水准之上的武侠感和一股真正的江湖气。

在这个阶段,诗意的国风美学和让人眼前一亮的运镜与调度是让剧集持续出圈的关键。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相比《有翡》等新武侠剧制作中最被诟病的棚拍过多,布景太假,《山河令》大量实景拍摄不但自然且意境优美。张哲瀚初期的扮丑乞丐妆被认为是近年武侠剧中少有的丑却真实的主角乞丐妆容。

在剧组用心制作下,更打造出多个构图精巧、画面唯美的名场面。

目前观众们最津津乐道的名场面分别发生在桃林和月下湖上,但这两个场景出圈的关键还是完成了动作场面和剧情、人物关系的深度融合。

前一个场面中,由于尚且不知道彼此底细,二人相互过招的动作都带着试探的意味。但主创拍出了两位男主在空中轻盈回旋的镜头,勾勒出一幅桃林武侠画卷。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湖上名场面则出自第六集,两位主角已经共历生死,周子舒终于放下心中戒备以真面目与温客行相对。二人在水雾弥漫的月下湖面交手,场景富有诗意,动作设计如行云流水,剪影之下被认为颇有几分昔日徐克经典武侠片和李安《卧虎藏龙》竹林戏的感觉。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为上述名场面加分的还有剧集对经典诗词的化用,在上述桃林名场面中,温客行借用《洛神赋》名句以“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甚美甚美”来形容周子舒的步法,还吟了一首李白的“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而温客行对周子舒说的另一句“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则出自《摸鱼儿·雁丘词》,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句其实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周子舒因为三钱银子的恳求答应了险中托孤,连温客行的婢女都笑他傻,温客行却说:“布衣之徒,设取予然诺,千里颂义,为死不顾世。”出自《史记·游侠列传》。

在两位演员的出色演绎和场景、运镜、台词的共同打造下,两个角色之间的互动,让故事达到了近年来新武侠剧情感故事的高峰。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虽然“美人骚话攻”温客行的台词输出,的确为剧集的热度发酵贡献了不小的力量,但剧集已经超越了猎奇向,不仅在适度改编的基础上延续了原著的情感逻辑,更在武侠剧故事类型中较好地融入了人物情感。

相比许多同类影视化改编“丢分”的情况,本剧的影视化改编反倒被剧迷认为有加分,编剧针对原著中剧情的某些不足做出了修补,令故事悬念感更强,出场配角形象更加鲜明,也令剧集气质和电视剧整体的古装武侠气质更相得益彰。

回顾《山河令》的破圈之路,是在热度达到“小爆”量级后,最终通过新武侠等多维度实现了破圈,同时在某些女性观众、武侠受众和普通观众中引发了追捧声量。从某种意义上说,最终令该剧逆袭的,还是主创们真正理解了“武侠”的力量。

再造:江湖不远,老温和阿虚骑马来过

但到底是什么令该剧从众多口碑好但不出圈,或声势浩大最终却雷声大雨点小的新武侠剧中突围成功?

从舆论热评看,《山河令》透露出的江湖意境的确令不少观众倾倒,但仅凭剧中唯美风格的打戏,能否担得起“国风新武侠”之名依然存在争论,并且近年来多部剧集在宣发过程中,许多都打出了“国风新武侠”的旗号,为什么《山河令》最终实现了破圈?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自《仙剑奇侠传》2005年走红后,“仙侠”就日渐取代“武侠”成了市场上更为热门的品类。这种受动漫、游戏等二次元文化影响颇深的类型的成功,也标志着国剧市场观众的迭代。

近几年掀起的新武侠风作品则普遍融合了经典武侠和新的类型元素。去年播出的《少年游之一寸相思》和《侠探简不知》豆瓣评分均为8.2分,前者将武侠江湖与烧脑推理进行了糅合,后者则在各个维度上都对标了传统武侠的质感,不仅布景与打光上向经典武侠靠近,强调真实质感,更突出了家国情怀与少年群侠的赤子之心。

然而这些由新人担纲、中小成本的高口碑新武侠作品热度和网络讨论度并不高,并未实现出圈。

《山河令》有何不同?

一方面,剧集对标传统武侠,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保留了经典武侠的风骨与精髓,除了打造出一股市井山水间恣意潇洒的豪迈侠气,还塑造出因为救命之恩默默守护五年最后以命相报的李大伯,背景相异却因志趣相投结伴隐居、最终同生共死的安吉四贤等武侠味浓厚的配角角色,让观众感受到那个远去的江湖,唤起了观众对于武侠的经典记忆。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正如豆瓣有网友总结的,《山河令》展现了最适合中国武侠的、“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感。

但另一方面,剧集又做出了更强调主角成长,以及“兄弟”之间 “知己”情感的现代化改编。剧集的本质是让主人公携手江湖,武功修炼和武林争斗都不再是真正的故事主线,琉璃甲引发的江湖纷争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剧集将传统的武林秘籍绝学、杀手组织、武林门派、琉璃甲等诸多武侠元素叠加起来,与剧中的兄弟cp感做出了深度融合。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最终在强调“国风新武侠”的同时,双男主的成长线塑造得也相当出色,剧集其实是两个“病人”的互相救赎:周子舒命不久矣,温客行自幼在鬼谷长大,身世悲凉。与其说六合功法的潜在bug令老温重生,不如说是阿絮令他重生了,当然反之亦然。

磕到最后,优质的剧情线、好的人设和唯美动作风格同时满足了多类型观众的需求,剧集才最终实现了出圈。

武侠剧没落的原因繁杂,但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江湖太过“陈旧”了。虽有不断有新的武侠剧在产出,但类型的表现上却并无新意,从而使这种传统类型渐渐丧失了生命力。

新武侠的崛起背后,首先是在对多元类型的引入,以及新的视觉表现方式,但有些剧集做到了高品质却困于表现方式相对小众难以出圈,有些剧集则过度突出甜宠等新元素而忽略了武侠味,《山河令》则找到了新武侠创作和观众审美的最大公约数,在武侠剧式微的年代,为渴望刀剑江湖的观众们找到了新的知己。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马未都曾在自己的脱口秀节目中感叹,“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但每代观众的武侠梦其实各不相同,《山河令》有一句台词:“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这正是该剧与传统武侠最大的不同,这届武侠剧的新观众已经长成了,该剧找到了满足当下最广泛武侠受众的那个江湖。

《山河令》的成功,是新武侠与新一代观众“有缘相聚”的成功,也是武侠剧回归情感本位,讲好一个新武侠外壳下知己故事的成功。剧集的热度,无非证明了一件事:武侠剧本身并没有过时,问题是如何延续“侠”一以贯之的味道和精髓,《山河令》提供的答案是:CP新武侠。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至于未来武侠的命运会如何?正如张哲瀚在微博PO照告别剧中角色「周子舒」说的那句:「江湖,再见」。

《山河令》8.6分收官:被彩蛋重写的结局,CP新武侠的胜利

《山河令》老温和阿絮的故事结束了,接下来的江湖故事,交给后来者继续讲下去。

- END -

172
0

尾鱼又一部作品影视化,《玉昭令》上演势均力敌“仙凡恋”

尾鱼又一部作品影视化,《玉昭令》上演势均力敌“仙凡恋”

《玉昭令》改编自尾鱼小说《开封志怪》,由郑伟文执导,张艺上、官鸿(中国台湾)、王一菲、古子成等主演。三界最美上仙端木翠下凡捉拿作恶的幽族,结识了启封城受人爱戴的展颜,二人从欢喜冤家到合作办案 …